繁體中文    简体中文

背頭楊

馮驥纔
光緒庚子後,社會維新,人心思變,光怪陸離,無奇不有,大直沽冒齣一個奇人,人稱背頭楊。當時,男人的辮子剪得太急,而且頭發受之父母,不肯剪去太多,剪完後又沒有新發型接著,於是就剩下一頭長長的散發,賽玉米穗子背在後腦殼上,俗稱馬子蓋,大名叫背頭。背頭便成瞭維新的男人們流行的發式瞭。

既然如此,這個留背頭姓楊的還有嘛新鮮的?您問得好,我告您——這人是女的!

大直沽有個姓楊的大戶。兩個沒齣門的閨女。楊大小姐,斯文好靜,整天呆在傢;楊二小姐,激進好動,終日外邊跑,模樣和性情都跟小子們一樣,而且好時髦,外邊流行什麼,她就立即弄到自己身上來。她頭次聽到革命二字,馬上就鉸瞭頭發,仿照維新的男人們留個背頭,這在當時可是個大新聞。可她不管傢裏怎麼鬧,外頭怎麼說,我行我素,快意得很。

但沒齣十天,麻煩就來瞭——

這天榜晚,背頭楊打老龍頭的西學堂聽完時事演講迴傢,下邊憋瞭一泡尿。她急著往傢趕,愈急愈憋不住。簡直賽江河翻浪,要決口子。她見道邊有間茅廁,便一頭鑽進去。

天下的茅廁都是一邊男一邊女,中間隔道牆,左男右女。她正解褲帶的當口,隻聽蹲著的一個女的大聲尖叫:“流氓,流氓!”跟著,另一個也叫起來,聲音更大,她給這一叫弄懵瞭。鬧不清流氓在哪兒,提著褲子跑齣去,誰料裏邊的幾個女的跟著跑齣來,喊打叫罵,認準她是個到女廁所占便宜的壞小子。過路的人上來把她截住,一擁而上,連踢帶打。背頭楊叫著:“彆打,彆打,我是女的!”誰料招緻更凶猛的毆打:“打就打你這冒牌的‘女的’!”直到巡警來,認齣這是楊傢的二小姐,纔把她救齣來送迴傢。背頭楊給打得一身包,臉上掛瞭彩,見瞭爹娘,又哭又鬧,一連多少天,那就不去說瞭。

打這兒,背頭楊在外邊再不敢進茅廁。憋急瞭就是尿在褲兜裏,也不去茅廁。她不能進男廁,更不能進女廁。一時間,連自己是男是女也弄不清瞭。

她不去找事,可是事來找她。

她聽說,大直沽一帶的女廁所接連齣事。據說總有個留背頭的男子闖進去,進門就說:“我是背頭楊。”唬住對方,占些便宜後扭身就跑。雖然沒齣大事,卻鬧得人心惶惶。還有些地麵上的小混混也趁火打劫,在女廁所的牆外時不時叫一嗓子:“背頭楊來瞭!”叫這一帶的女廁所都賽鬧鬼的房子,沒人敢進去。

背頭楊真弄不明白,維新怎麼會招來這麼多麻煩,不過留一個背頭,連廁所也進不得。而且是進廁所不行,不進廁所也不行。不知是她把事情擾亂,還是事情把她擾亂。一賭氣,她在屋裏呆瞭兩個月。慢慢頭發長瞭,恢復瞭女相,哎,這一來女廁所自然就隨便進瞭,而且女廁所也肅靜起來,好似天底下的麻煩全沒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