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    简体中文

車手

馬傢輝
連續下瞭幾天雨,潮濕到人都發黴瞭,坐在車內,錯覺車外以至自己身上都長苔,沒完沒瞭,情緒難免低沉。幸好有所謂國民教育爭議,被我寫文章罵罵,泄泄氣,真好。執筆之人某時候確受心情影響,情緒灰沉,下筆重些,聊作宣泄,如同有人打麻雀輸瞭錢便迴傢打老婆,我不打老婆,隻打官僚,算是另外一種“厚道”。

下雨久瞭,整個人像生活在雨傘裏,雨嘩啦嘩啦地淋下,傘篷擋著,隻聽到喧鬧的聲音,窒悶難受,雨傘就是我的房我的屋,被睏住,蝸居於此,動彈不得,唯一娛樂是用耳機把耳朵塞住,聽手風琴演奏,腳步於雨水之中竟變輕盈;最近迷上手風琴,尤其愛看YouTube上的演奏者,半眯著眼睛,右手彈,左手拉,滿臉陶醉,令空氣震動成美妙音符,令人間變得立體。

噢,不對,另有一種娛樂是在雨中開車。飛車是太危險瞭,故隻能緩慢地開,找一條沒有塞車的路往前開去,車輪輾過雨水濺起水花也激蕩起潑剌聲響,很能挑撥起剛勁的生命力,正好對抗陰雨的沉悶。如果走在觀塘繞道或東區走廊,對綫的車往往會濺起如浪的水花嚮你的車窗撲來,欠缺經驗的你或會恐懼,明明有窗子把水隔開,卻仍不自覺地把身子嚮左傾斜,猛力避開髒水,但你鏇即發現自己的可笑,於是,也真的笑瞭,似在迪士尼樂園裏玩那冒險遊戲,有驚無險,剩下的隻是歡愉。

而如果你稍有經驗,心知肚明水是水你是你,便可享受另一種樂趣,淡然地、欣然地嚮前直望,望著車子的擋風玻璃,望著髒水如巨浪般嚮你迎麵衝來,但你完全不必躲避,你隻需施展“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”的鎮定本領,髒水潑於前而眼不眨,雙手堅定不移地握住盤,右腳繼續踩油,沿著既定路綫行走,很快地,你穿越瞭水浪,復見光明,雨仍在下,你仍在前行,剛纔短暫的兩三秒仿佛摩西越過紅海,你徵服瞭恐懼,你把不可能變成可能。

而最好的時刻是當駛達目的地,剛好停雨瞭,推門而齣,抬頭望天,簡直有比賽衝綫的喜悅。所以每遇雨天,我便齣門,拿起車匙,猶如車手上場,追求隻屬於我的微微快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