剃刀俠

木樺
清朝嘉慶年間,北京正陽門(俗稱前門)外,已是相當繁華的集貿市場。幾十丈高的城門樓子,威嚴如皇帝老子,注視着熙來攘往的人流。

這天,朗日晴空,集市正值繁華熱鬧時間。

一匹棗紅大馬,上騎一員佩刀武官,後跟幾個步行兵卒,像一股浪頭把人流衝得七零八落。

門樓下老攤販認得,這是乾清門藍翎侍衛,這些藍翎寵兒每隔幾日便會出宮耀武揚威找便宜。

這位藍翎爺果然在一處最繁華的地方下馬了。

小兵卒趕快接過馬繮跟在後頭,那藍翎爺就搖着馬鞭四處轉悠。他盯上幾個剃頭桃子,就踅過來,在一個空位前站住。

顯然這小子是要剃頭或刮臉修鬍子。當然一概是白活兒。

一個年輕的剃頭師傅趕緊躬身讓位。那藍翎爺也不搭話,將馬鞭丟在地上,一屁股坐在空木椅上。

誰知那木椅早已破朽,加之這藍翎爺體肥身重,木椅“咔嚓”一聲就散了架。這傢伙一個四仰八叉摔在地上。

這還了得!藍翎爺火從天降,怒從膽生,抓起地上的馬鞭,劈頭蓋腦就向小師傅猛抽起來,直抽得小師傅滿臉淌血,爹一聲媽一聲叫着,他纔給兩個小卒扶到另一個剃頭挑兒前。

那挑子一頭火正旺,銅盆裏的淨水正冒熱氣。

挑兒前一個年過半百的瘦老頭兒正在刀蕩子上“哧哧”蕩刀。

小卒就把藍翎爺扶到木椅上坐好,催促老師傅抓緊幹活兒。

到底是老馬識途。瘦老頭兒就小心翼翼,輕手輕腳給藍翎爺盤起辮子剃起來。那半寸寬極好鋼口的紅木短把兒剃刀,被蕩得吹毛立斷,直把藍翎爺辮子周邊颳得油光鋥亮,蒼蠅落上都得打滑。

藍翎爺給颳得懶洋洋,就有睡意,就有小卒子過來用背託着頭。老人就把刀板兒在睡臉上游動。

那剃刀在陽光下熠熠閃亮,那藍翎爺就“呼嚕呼嚕”睡。

臉刮完,瘦老頭兒就拿白毛巾去挑子一頭熱銅盆裏蘸個熱毛巾,用手邊試涼熱邊把毛巾蒙到藍翎爺臉上。這是最後一道工序。熱巾上臉,藍翎爺就醒了。按規矩老師傅掀起毛巾蓋住眼睛,輕鬆地在下巴和脖子處又找幾刀,這才把熱毛巾在胖臉上一擦,撤掉脖子上圍的大毛巾。把藍翎爺頭一扶,小卒子就順勢把藍翎爺扶起來。

瘦老頭兒必恭必敬把手一張,說,爺您走好!那藍翎爺就給小卒向棗紅馬扶去。

幾個小卒把藍翎爺扶上馬。一個小卒問:爺,咱還去哪兒?

藍翎爺不出聲,小卒子就再問。還是不出聲。

另一個小卒子就驚恐地說,別問了,你看咱爺脖子咋出血了?幾個人就驚懼去扶藍翎爺。哪來得及,人從馬上跌下來,頭咕嚕咕嚕滾落一邊,腔子裏血殺豬般噴射出來。

集市人就竊竊私語圍觀。

是剃刀俠……

人羣裏一句話提醒小卒子們,就都抽刀去奔那老剃頭匠。

哪裏還尋得人影。有人說,見了,從城門樓子頂尖兒,跳上大柵巷子房上,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