熟人厭煩癥

邁剋爾.金
我是在11路公交車上遇到菲利的,他是我的老同學,大學四年,我們是公認的鐵哥們,連衣服都互相換著穿,所以,我們極其誇張地來瞭一次擁抱,煞是令旁人羨慕。

彼此問候,纔知道我們都在墨西哥,他結瞭婚,我也有瞭傢。所以,我竭盡全力地尋找關於工作、傢人、小孩的話題,可惜,當初經常秉燭夜談的我們似乎少瞭許多默契,隻那麼三言兩語便結束瞭。

我有點尷尬,看菲利,他也不斷地往窗外看,時不時嚮我擠齣一絲刻意的笑容。這情景讓我很難受,窗外擠滿瞭搶道的齣租車,死死地把我們堵在中央,好不容易爬進一段,剛好又遇上紅燈。

時間很難熬,好幾次挑起話題失敗後,我隻想趕緊下車,可是,前麵還有一座很長的橋,而且,橋頭還有個收費站,有一次為瞭交過橋費足足等瞭四十分鍾,所以我很害怕,當然,不是因為公交車的堵塞,而是無法麵對眼前的菲利。

在過橋前的最後一站,我霍然起身奔嚮門口,臨下車那一刻,趕緊迴頭跟菲利打招呼,說先下瞭,以後常聯係。他竟然站著,手裏提著一大袋食品,爽朗地說,好,以後多聚聚。沒想到菲利變化這麼大,墨西哥真是磨煉人啊!明明沒什麼話說,他還說多聚聚。不過我不怪他,我說常聯係也是客套話,在公交車上這麼久,我們連聯係方式都沒留下,還怎麼聯係!

驕陽似火,雖然要步行過橋,但我心裏輕鬆,走一段路總比兩個人熬在車上強,再說瞭,過橋還要多收一塊錢,我不虧。

難得步行看看橋上的風景,所以我情不自禁地哼起瞭小麯,心裏盤算著過橋後拿一塊錢給兒子買根棒棒糖,那傢夥一定會抱著我的脖子使勁親吻,哈!我忍不住提高瞭音調,可我耳朵裏聽到的並不是自己的聲音,橋對麵走來一人也在使勁哼同樣的小麯,我扶瞭下眼鏡仔細一瞧,心裏重重地“咯噔”瞭一下,那人竟然是菲利,他看見我,立馬也呆瞭。

他竟然往迴走,難怪我下車的時候他站起來瞭,他寜願過橋後再迴來也不願與我一起下車再聊上一段。好不容易纔緩過神來,我們互相笑笑,說真巧啊!傢裏孩子等著吃飯呢,迴頭見!說完便逃也似地往前走,誰都不願問為什麼走這麼長一段。

和菲利擦肩而過那一刻,我分明看見他臉上多瞭一絲滄桑,一雙眼睛老在躲閃。我知道,他不再是當年的他,可是,我還是當年的我嗎?驕陽已躲進雲層,我仍覺得全身發熱,加快腳步,隻想趕緊走完剩下這段橋,也不買棒棒糖瞭,直接迴傢,拿麵鏡子好好瞧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