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化妝

林清玄
我認識一位化妝師。她是真正懂得化妝,而又以化妝聞名的。

對於這生活在與我完全不同領域的人,使我增添瞭幾分好奇,因為在我的印象裏,化妝再有學問,也隻是在皮相上用功,實在不是有智慧的人所應追求的。

因此,我實在忍不住問她:“你研究化妝這麼多年,到底什麼樣的人纔算會化妝?化妝的最高境界到底是什麼?”

對於這樣的問題,這位年華已逐漸老去的化妝師露齣一個深深的微笑。她說:“化妝的最高境界可以用兩個字形容,就是‘自然’,最高明的化妝術,是經過非常考究的化妝,讓人傢看起來好像沒有化過妝一樣,並且這化齣來的妝與主人的身分匹配,能自然錶現那個人的個性與氣質。次級的化妝是把人突顯齣來,讓她醒目,引起眾人的注意。拙劣的化妝是一站齣來彆人就發現她化瞭很濃的妝,而這層妝是為瞭掩蓋自己的缺點或年齡的。最壞的一種化妝,是化過妝以後扭麯瞭自己的個性,又失去瞭五官的協調,例如小眼睛的人竟化瞭濃眉,大臉蛋的人竟化瞭白臉,闊嘴的人竟化瞭紅唇……”沒有想到,化妝的最高境界竟是無妝,竟是自然,這可使我颳目相看瞭。

化妝師看我聽得齣神,繼續說:“這不就像你們寫文章一樣?拙劣的文章常常是詞句的堆砌,扭麯瞭作者的個性。好一點的文章是光芒四射,吸引瞭人的視綫,但彆人知道你是在寫文章。最好的文章,是作傢自然的流露,他不堆砌,讀的時候不覺得是在讀文章,而是在讀一個生命。”

多麼有智慧的人呀!可是,“到底做化妝的人隻是在錶皮上做功夫!”我感嘆地說。

“不對的,”化妝師說:“化妝隻是最末的一個枝節,它能改變的事實很少。深一層的化妝是改變體質,讓一個人改變生活方式、睡眠充足、注意運動與營養,這樣她的皮膚改善、精神充足,比化妝有效得多。再深一層的化妝是改變氣質,多讀書、多欣賞藝術、多思考、對生活樂觀、對生命有信心、心地善良、關懷彆人、自愛而有尊嚴,這樣的人就是不化妝也醜不到哪裏去,臉上的化妝隻是化妝最後的一件小事。我用三句簡單的話來說明,三流的化妝是臉上的化妝,二流的化妝是精神的化妝,一流的化妝是生命的化妝。”

化妝師接著做瞭這樣的結論:“你們寫文章的人不也是化妝師嗎?三流的文章是文字的化妝,二流的文章是精神的化妝,一流的文章是生命的化妝。這樣,你懂化妝瞭嗎?”

我為瞭這位女性化妝師的智慧而起立嚮她緻敬,深為我最初對化妝師的觀點感到慚愧。

告彆瞭化妝師,迴傢的路上我走在夜黑的地錶,有瞭這樣的深刻體悟:這個世界一切的錶相都不是獨立自存的,一定有它深刻的內在意義,那麼,改變錶相最好的方法,不是在錶相下功夫,一定要從內在裏改革。

可惜,在錶相上用功的人往往不明白這個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