粉紅女賊

希區柯剋
她是一個在百貨公司順手牽羊的女賊。兩年以來,她總在“街上購物中心”作案,但從沒被人懷疑過。她的眼睛是藍色的,充滿純真,一雙手靈活敏捷,左肩上常掛著一隻皮包,不大,也不校她的行竊技術,就像以快手法變魔術一樣,右手做障眼動作,左手下手偷竊。她抓住看中的東西,小指頭打開皮包,手一彎,就把東西扔進去,然後再用時自然地一壓,將皮包搭扣扣上,一點也不會引起彆人的注意。這套手法她進行瞭長時間的練習。最後她做的完美程度就像天鵝撥水那樣。她可以輕鬆地把袋子在左手臂上滑上滑下,就像賦予瞭它生命。

當然那裏通常也有很多危險。有些店員目光敏銳,不停閃動的目光四處掃視,使大多數人感到膽怯,不敢冒險。百貨公司還雇傭一些男女幫忙看守。他們在不同的時間齣現。像普通顧客那樣從這個店到那個店,從容瀏覽,總是佯裝購買東西來掩護其戰術。

此外還有身著綠色製服的保安人員,他們活像用一個模子印齣來的。

這些保安人員很可能就是在購物中心的寬闊走道裏攔住你的人。當你經過結賬的櫃颱後,如果你可疑的話,他們就會搜查你的提袋,有時這些提袋本身就是偷來的。不過她注意到,這個任務他們寜可在購物中心外執行,那樣髒物正在你身上,你完全沒有藉口。不過她很自信,她一點也不害怕。

如果缺乏自信,你就會露齣馬腳。雖然你的技巧純熟,但總有一陣子呼吸睏難,或一陣子猶豫不決,或者突然地斜瞟一眼,一陣焦急,一陣緊張。總之,有一百種細微的方式讓缺乏自信的你露齣馬腳。

另一方麵,如果自信,你會給人一種令人尊敬的氣息。它可以把你歸入好人的行列,也就是從容、誠實購物的人,而不會使你和順手牽羊者扯上乾係。而她有的就是自信,她不僅對自己的能力充滿自信,也自信自己不會被抓祝一天,當她滿懷自信地離開購物中心時,她感到有人在她右肩上很權威地一拍。她轉過身,間道:“什麼事?”聲音鎮靜,不帶一點憂慮。

保安員個子很高,身材健美,麵目英俊,即使穿著製服也挺好看。“對不起,小姐,我必須搜查你的提包。“我的皮包?為什麼?”“偷竊商品,小姐。”

“偷東西!她純潔的藍眼明顯地睜大瞭。

“老天,”她喘著氣,“你以為我是一個扒手?”

“對不起,”保安員說,“這是我的責任。”

“責任。”她惱怒起來,是那種一個美麗小姐的誠實遭到懷疑時引起的惱怒,“哼,好大的膽子。”他推推帽子,露齣黑色的捲發,說:“請,小姐。”

實際上,從一開始他就把她睏在購物中心的紅色磚牆的牆角裏,再過一會兒,他就要采取強製行動瞭。

她移瞭移身子,用質詢的口吻說:“我偷瞭什麼東西?”

“一個相機,一個昂貴的打火機,可能還有彆的。為瞭你自己起見,我希望我的消息不正確。現在,如果你不介意……”“哼,好吧!”她說著,把皮包從肩上拿下來。“好!”

說時遲,那時快,隻聽一陣布鞋腳步聲傳來,皮包就被人奪瞭過去。一個瘦長的人影飛快地跑開,帶著“證據”在拐角上消失。“該死!保安員叫到。

女孩子也大聲地叫起來:“抓賊呀,快來人,抓賊。”

保安員銳利地目光打量著她。“你乾嘛那麼大喊大叫?他剛纔明明救瞭你一馬。”

“哼,”她趾高氣揚,裝腔作勢他說:“我皮包被人搶走的時候,我總是那樣大喊大叫的。”“現在也是?”

“當然是。”她兩眼明亮,美麗的嘴唇輕輕翹起。她在嘲笑他,他知道。

他低頭想瞭一會,看著她,說:“小姐,很抱歉打擾你。希望你找迴你的包。真的,真的希望。”

當迴到公寓時,她仍在微笑。哈利已把包裏的東西倒在桌子上,而且正在研究照相機。”

“你的速度真該參加世界運動會。”她說,“他的腳還沒有站定,你已經跑得沒影瞭,你的時間也算得很準。”“我知道。”他簡單他說。

“或許我該換一傢購物中心瞭。”

“對,到另外一傢沒人知道你的購物中心去。”他把照相機,打火機,手錶和其它的東西放在一隻小皮袋子裏,“我今晚送到老闆那兒去。”

談話中,他警告她,以後做這件事要特彆小心,今天他救瞭她,必要時,他會再救她一次,但可能第三次他就不會再行動瞭。

聽到他的話,她心裏第一次感到瞭沮喪。

“我想我得歇會兒,”說著他灑脫地晃一下腦袋。這個動作她一直都認為很吸引人。他還嚮她送上足以令人心蕩神移的微笑:“一起輕鬆一下吧。”

然後,一切又和好如初……

坎伯蘭購物中心在城區的另一邊。她花費瞭一個星期熟悉環境,在各個店鋪看瞭看,選擇瞭一些齣口,觀察哪些人是監視者。

這兒的保安人員的製眼是藍灰色的,剪裁也並不是很講究。她看見經常有四個人在巡視,他們戴著帽子,穿著製服,看上去一模一樣,連錶情也毫無區彆,全都露著厭煩之色。

很快她又重施故技,讓櫃颱上或者貨架上的東西在無聲無息中消失瞭。她做得很順利,自信心也恢復瞭。哈利也很高興,生活像往常那樣平靜地過著。

然而,有一天她的生活突然變得不順利起來。

她的皮包裏裝瞭一些精美的首飾,剛剛走齣購物中心。突然一隻手輕輕拍在她的右肩上。她轉過身,問:“什麼事?”聲音鎮靜,毫無憂慮。

那位保安人員個子高大,身材很好,長得也不錯。“對不起,小姐,”他說,“我必須搜查你的皮包。”“為什麼?”“偷竊的東西,小姐。”

“偷東西!”她純真的藍眼睛睜得大大的,喘著氣說:“老天,你以為我是個扒手!哼,好大的膽子。”他伸齣手,“請,小姐。”

他逼她站到牆邊,幾分鍾內,他就要取過她的皮包,進行搜查。

她移瞭移身子。“哦,好吧!”說著把皮包從肩上拿下來。

隻聽一陣穿布鞋的腳步聲傳來,有人一把把皮包從她手中奪瞭過去。就在這時,保安員抓住她的右腕,把他的高個子側過來,鏇轉一下,他堅硬的鞋尖碰到一隻軟軟的布鞋,哈利飛瞭起來,臉嚮下摔到水泥地上。女孩子由於保安員的一拉,也倒在保安員身上。當他把她扶起來時,她看見他的帽子掉下來,露齣黑色的捲發,她認齣瞭他。“是你,”她叫道,“你怎麼又到這兒來瞭。”

“哦,”他說,“自從你從我手裏溜走後我就申請調職,然後開始查還有哪些購物中心可能是你下一個目標。”

“抓到我對你有什麼好處?”她說:“你要是放瞭我,就會得到一大筆錢。”

“我所嚮往的可比你能給我的多得多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我看好瞭一傢珠寶店。”他說,“可我缺少一個有技巧而又自信的女搭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