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主和癩蛤蟆

約翰蘇圖拉
幾年前,我們傢收養瞭一隻1歲大的西伯利亞産的愛斯基摩犬,我們給它取名為瑪莎公主。洙所有的西伯利亞犬一樣,瑪莎喜歡待在戶外。每夜例行散步後,它就會全身伸展地睡在房前院子裏冰冷的天颱上。

一個夏天的晚上,我們正坐在前院的天井裏享受習習的微風,隻見一隻小小的癩蛤蟆從草叢裏跳齣來,然後順著人行道跳到離瑪莎僅有幾英寸的地方。突然,瑪莎站起來,走嚮那隻癩蛤蟆,用嘴銜起它,然後迴到它休息的地方重新躺下來。我們驚奇地看著它把頭轉嚮人行道,張開嘴讓那隻癩哈蟆跳齣來。癩蛤蟆就坐在瑪莎麵前,它們兩個似乎對視瞭很久,然後癩蛤蟆跳下人行道,消失在草叢裏。

同樣的事情,發生在許多個仲夏之夜,或許瑪莎很喜歡這些癩蛤蟆?但我們有些擔心,因為一些癩蛤蟆可能是有毒的。不過,瑪莎好像沒有被傷害,而它也從不傷害這些癩蛤蟆,所以我們也就沒有乾預。這之後,如果瑪莎在散步時看見癩蛤蟆在人行道上,就會跑過去,用鼻子輕推著那個小東西,直到它安全地跳下人行道迴到草叢中,纔放心地走開。

第二年夏天也是如此。瑪莎依然喜歡從黃昏時分就待在前院的天井裏乘涼。很多次,我們注意到一隻癩蛤蟆就在離它的臉幾英寸的地錶或者,我們看著瑪莎走進草叢,嘴裏銜著一隻癩蛤蟆,迴到休息的地方,然後將它放開。瑪莎在夜晚會花費更多的時間和那隻蛤蟆在一起,而蛤蟆也越來越大。

第三年的夏天,我們讓瑪莎到院子裏去,這時我們看到一隻大蛤蟆從草叢裏跳齣來,停在離瑪莎幾英寸的地方。瑪莎輕輕地低下頭,這樣它的鼻子剛好能夠觸摸到這隻蛤蟆。我們一下子恍然大悟——也許那就是同一隻蛤蟆!難道瑪莎這三個夏天都是和同一隻蛤蟆一起分享的嗎?我們打電話給本地的一名野生動物學傢,他告訴我們,一隻蛤蟆的壽命有3到6年,所以這是完全有可能的。無論如何,這兩個似乎絕無可能在一起的異類成為親密的朋友,著實讓我們奇怪,但是隨後我們認識到:我們和瑪莎也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種類,但我們之間的愛卻是很自然的。如果它能愛我們,為什麼就不能愛一隻蛤蟆呢?

在那個夏天,瑪莎動瞭一個小手術,我們讓它在屋裏待瞭一段時間以恢復健康。但每個夜晚它都想要齣去。幾天後的一個晚上,我打開走廊的燈,以迎接我們事先約好的客人。當燈光照亮前麵的門廳時,我大吃一驚:托德(我們給那隻蛤蟆取的名字)竟站在那裏!透過紗門盯著我!它從天井裏足足跳上瞭3個颱階,我們猜想它是在尋找瑪莎。

這樣的執著讓我們無法拒絕,我們讓瑪莎齣去見它的夥伴。它立即把這隻蛤蟆銜進嘴裏,然後走下颱階,在那裏和托德鼻尖對鼻尖地親熱著。從那以後,如果瑪莎有一段時間沒有齣門,托德就不時地到大門前來等它。我們會在天黑之前把門廊的燈打開,並且做瞭一個醒目的告示牌放在門廊上:"請不要踩著蛤蟆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