藉火柴

斯蒂芬.巴特勒.裏柯剋
你或許以為在大街上嚮人藉火柴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兒。但任何一個曾在街上嚮人藉過火柴的人,都會嚮你保證那決不是件容易事兒,而且在聽瞭我幾天前的傍晚的經曆之後,他們還會賭咒說我所講的事兒絕對韆真萬確。

那天傍晚我站在一條街的拐角,手裏拿著一支雪茄想點燃抽一抽,可是身上沒帶火柴。我便在那兒等著,直到有一個體麵的普通漢子走瞭過來。於是我說:“勞駕,先生,請您藉根火柴給我使使好嗎?”

“一根火柴?”他說,“噢,當然可以。”然後他解開大衣的扣子,把手伸進馬甲口袋裏摸索起來。“我記得我是有一根的,”他繼續摸索,“而且我幾乎可以發誓它是在下麵的口袋裏——噢,彆急,話雖這麼說,但我想也有可能是在上麵的口袋裏——請等一等,待我把這些小包先放到人行道上。”

“噢,不用麻煩瞭,”我說,“這沒什麼大不瞭的。”

“噢,說不上麻煩,我一會兒就找齣來瞭。我記得我是有一根在身上某個地方的。”——他一邊說一邊把手指伸進一個又一個口袋——“可是,你瞧,這不是我通常穿的那件馬甲……”

我發現那漢子激動起來瞭。“好瞭,沒什麼的,”我鄭重其事地說,“既然不是您通常穿的那件馬甲——嗨,那您就不用麻煩瞭。”

“等一等,噢,等一等!”那漢子說,“我身上的某個地方是有那麼一根可惡的東西的。我猜一定是和我的錶放在一起。不對呀,也不在這兒。等一等,我再摸摸大衣看。要是那個該死的裁縫會做一下就可伸進手去的口袋多好啊!”

現在他變得更加激動瞭。他已扔掉手杖,正在咬緊牙關摸索一個個口袋。“一定是我那該死的小兒子乾的好事兒,”他用怨恨的聲音說,“都怪他在我口袋裏瞎摺騰。媽的,迴去我也許是該給他點好臉色!啊,我敢打賭,它是放在我的屁股口袋裏。請你幫我把大衣的後邊提起來一會兒,待我……”

“不用瞭,不用瞭,”我再一次鄭重分辯說,“請彆這麼麻煩,那真沒什麼瞭不得的。我的確覺得您沒有必要脫掉大衣,噢,請彆把您的信件和東西那樣扔在雪裏,也彆把您的口袋全部翻個底朝天!我請您,請您彆踩在您的大衣上,也彆把您那些小包給踩壞瞭。您用怨氣衝天的聲音抱怨和詛罵您的小兒子,我聽瞭實在過意不去。彆那樣——請彆那麼狠勁地扯您的衣服。”

突然那漢子發齣一陣狂喜的咕噥聲,並且把他的手從大衣的襯裏中抽瞭齣來。

“我找到瞭,”他叫道,“給你!”然後他把它拿到瞭燈光下。

原來是一根牙簽!

我一氣之下抑製不住衝動,一把將他推倒在電車輪下,然後拔腿就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