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    简体中文

孩子和婚姻

尼采
兄弟,我單獨問你一個問題,這個問題就如探測之鉛墜,我可據此瞭解你的靈魂。

你年輕,渴望孩子與婚姻,但我問你,你有資格渴求孩子嗎?你是勝利者嗎?你戰勝自己瞭嗎?你能控製感情嗎?你可以主宰你的美德嗎?你的渴望是動物般的需要呢,還是孤獨或內心衝突的錶現?

我希望你擁有勝利和自由後再渴望孩子,你應當為自己的勝利和解放樹立活的紀念碑。你所樹立的要超越你,不過你要首先樹立自己公正的靈魂和肉體。

你不僅應當繁衍後代,自己也應努力嚮上,也許婚姻可以幫助你。你應當創造更高的身體,這是運動的開始,是自然轉動的輪子。總之,你要創造一個創造者。

我把婚姻稱為雙重意誌,它要創造比創造者更高的創造者,互敬如賓,婚姻就是對這種意誌的貫徹。讓這個成為婚姻的意義和真理吧。

但是那些眾多的多餘人所稱的婚姻,我應稱之為什麼呢?是兩人的靈魂的貧乏、骯髒、可憐的自滿!

他們稱之為婚姻,是天作之閤。我可不喜歡那多餘者的天堂,我不喜歡那些網在天堂中的動物。

那個蹣跚而來要祝福尚未婚配者的上帝也離我很遙遠,不要嘲笑這樣的婚姻,哪個孩子沒有理由為其父母哭泣呢?

這個男人看上去很有意義,他老於世故,但當我看到他的妻子時,我感覺世間就是一個瘋人院。當一個聖徒與一隻鵝成為配偶時,我希望塵世猛烈地震動!這個人像英雄一樣尋求真理,最後為自己找到瞭一個小小的不太漂亮的謊言:他稱之為婚姻。那個人有選擇、有保留地與人交往,有一天他永遠地寵壞瞭他的同伴時,他就稱之為婚姻。另有一個人在尋覓有天使般美德的女僕,但他突然變成瞭一個女人的女僕,而且他也需要變成一個天使瞭。

我發現所有的人買東西時都很小心,他們的眼睛錶現地很精明,但他們在買妻子時卻很糊塗。許多短暫的愚蠢的行為,就是你們稱之為愛的那種,往往以婚姻而結束,代之以更長的愚蠢的行為。

所謂的愛,但願是對受難與被濛蔽的同情,一般說來,是兩個人的彼此照亮。即使是最好的愛也隻是一個象徵性的微笑和一個痛苦的熱情,它可以照亮你前麵的通往高處的路。

某一天你要超越自己去愛,首先學會去愛,而且你必須喝下那杯愛的苦酒。即便是最好的愛中也有苦味,因此就激起你追求超越、追求創造的渴望。

創造者的渴望,對超人的嚮往,我的兄弟,這是你對婚姻的意誌嗎?我稱之為神聖的意誌,神聖的婚姻。